12个常见的听力问题

所属专题:托福听力  来源:美国研究生留学    要点:托福听力常见问题  
编辑点评: 得听力者得天下!今天为大家推荐一篇文章,小编汇总了同学们常问的12个听力问题,并附上刘文勇老师的独家技巧,大家赶紧跟着学起来吧!愿你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

1.我觉得托福听力最难的就是不会记笔记,每次听录音时记的笔记在做题时都用不到。

首先,我觉得各位同学要认清楚:托福听力并不单独考查“记笔记”的能力。

当我们发现没有办法听一遍听力就将所有内容都记录在笔记上的时候,应该被质疑的不是我们“记笔记”的能力或技巧,而应该考虑我们所设置的目标是否合理。(如果我们能听一遍听力,就完全记录下所有内容,那就可以去国务院寻求一份信息记录员的工作。显然,滴水不漏的听记是一项专业的技能,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我们不应该对自己有过分的要求)。

事实上,我并不赞成各位同学花太多时间去学习各种符号、标志、笔记方法。这些都只是是辅助,浅尝辄止即可,专门为了托福学习高深的笔记方法实际上是本末倒置。

那么,如果记笔记不是为了把所有的内容记下来,那记笔记是为什么?有什么目标?

我们记笔记的目标,其一是帮助我们回顾文章的内容。

当我们听到很多琐碎的信息时,我们不容易都强行记忆下来:因此我们需要尝试在听到的内容之间建立联系。但显然,只依靠记忆来建立“即刻”听到内容之间的联系,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笔记。出于这个目标,在笔记中首先应该记录的是主要内容和文章框架。这种情况下的笔记不以后文的考题为指导,但大家也不用担心这种笔记在做题的时候用不到。事实上托福考试中有大量的题目与主旨相关。

测试自己是否已经成功的通过笔记记录文章主旨,可以通过考察自己是否能够通过笔记完整的复述出(较详细的)文章的主要内容来辨别。其实,如果想要比较详细地复述文章内容,依赖于非常清晰的文章骨架,文章的细节内容都需要附着在这幅骨架上。

除了这一类的笔记之外,第二类的笔记是专门为特定的题型准备的。

同学们在听听力时,脑子里一直绷着题型这根弦,瞄准于可能的出题点。做到这一点,依赖大量的针对题型的练习来获得相应的笔记能力,这也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愿意在课堂上分题型来讲解的原因。

希望我的回答能使你找到练习笔记的两个方向,我也希望能力弱的时候能将这两个方向分开进行练习。切忌眉毛胡子一把抓。

2.听到最后很容易走神。

产生这个现象的原因有很多,不知道你属于我如下描述的哪一种:

其一,由于体力不支而导致的最后精力不集中。

这种情况常常被提及但事实上却是极为罕见的(先别忙着反驳,先等你看完后面的两种情况,再做分辨哦)。如果真是这样,考试那天可以通过喝一罐红牛(蓝罐——牛磺酸强化型)或者喝一杯咖啡(Espresso-double shot)来解决。

第二,更常见些的情况,是对于题材不熟悉或者不感兴趣而导致的走神。

这个结论很奇怪,但我居然一直都认为“不熟悉”和“不感兴趣”很可能并不是两件事情,人们往往会对自己熟悉的事情产生持久的兴趣:譬如你对天文知识特别了解,那么听到天文类题材的文章时,就相对更难走神了。

我们知道,托福听力往往取材比较广泛,OG中将听力分为四个类别,分别是Art、Social science、physical science、Life science,我时常给我的学生这样的建议:要求从这四个类别中找出最不擅长的两个类别,在这最讨厌的两个类别内,各自罗列5个最讨厌的sub-topic,进行资料查找、单词背诵,为的就是加强大家对不熟悉题材的熟悉程度。如果你也是这个类别的学生我也想把同样的建议给你。

其三,如果既不是第一种也不是第二类,那么你很有可能犯了几乎所有学生都容易出问题的第三个毛病:就是粘连关系处理得不够好。

简单来说,如果我们所听到的每个信息都是独立不相关的,譬如如果教授连续说了一串50个数字(事实上很难有这样的奇怪教授),那么想要把这50个数字都记下来就很困难(即便记笔记也会手忙脚乱),而且无论多么认真的听,到第20-30个数字的时候就走神了,因为你的大脑并不认为新听到的数字能够跟已经听到的数字能够建立起联系。对比而言,但我们小时候在听一个故事,特别是那些有引人入胜、环环相扣的情节时,我们几乎能够复述出每一个重要的情节(因为正是这些情节在推动故事的发展),而且在听故事的时候特别不容易走神。

道理是明确的,“如何尽可能多的识别听到的文本,并思考信息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往前演进,是我们本质上防止走神的关键所在”。

这个能力的训练过程,听起来非常奇怪,大家听我描述一下:我们需要在听录音时,每播放一个句子(或者意群——看能力高低,能力越高意群越长)都暂停一下:暂停之后用嘴回答自己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我刚刚听过的这段话、这个意群跟已经听过的前文有什么关系”

第二个问题“如果让我猜测,这句话的后面将会讲什么”。这才是能够把这个思维链条建立起来是防止走神的终极手段。

3.听力出题点略怪

事实上作为一个老师,其实不太容易觉得一个题目出题点很怪。

托福之所以被称为“标准化考试”,是因为它的考点和切入这个考点的方式都是相对固定的。要解决你的这个问题,首先应该考虑自己是不是已经把官方指南中所要求的题型全部都熟悉透了。如果你愿意承认那些你所认为怪的出题点出现不止一次(甚至可能是经常遇到)那我们就不应该责备出题点怪,而应该责备自己不够熟悉考试。

你之所以觉得出题点怪,可能是你在做题时发现,之前在听懂过程中并没有将考察的内容记录下来。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往往会建议你把记笔记的过程给“逆转”过来,对着考题来看一看听力的原文脚本,看一看自己记过的笔记,尽管这样有一点事后诸葛亮的意味,但毕竟托福是标准化的考试,同样的考点同样的提出方法还会再次出现,那时候我们就会成为真正的诸葛亮了。

4.有些很地道的短语表达不知道,还有很多学术名词听不懂会影响其他词的理解

首先我认为托福考试对于地道的短语(或俚语)的考查并不算重,其二,你所提及的学术名词听不懂,按照ETS的考试设计也并不会影响原文的理解。所以我想你描述了两个现象,但并不是问题的本质。

先说俚语这个话题,俚语在2005年之前的纸质托福听力考试(PBT)考得略多一些,这也是为什么你能看到网络上有大量的资料是关于这个话题。但在最近的若干年以来考得大都是通用的基本短语。如果你在这方面有所匮乏,的确应该去找一找关于短语的小册子来背诵,这种复习资料在高三非常常见。

这个现象很奇怪,让我多唠叨几句,通常我们会在高中的英语学习时背诵词组,但一上大学就不再把短语和词组当做学习的对象了——只是背新单词。如果你是一个大学生,我还是强烈建议你回去复习一遍高三的短语和词组。

第二就是你提及的学术名词的话题,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ETS明确的表示过,托福考试并不需要背景知识。这也意味着文章中即便涉及了背景部分,譬如你所提及的学术名词,也一定会在文章中做出相应的解释或者极易推断的概念。

所以学术名词听不懂,我们要做的并不是背诵更多的学术名词,(因为我们能背下来的终究只是沧海一粟),真正应该思考的是回到听力原文中,那些由ETS故意设计的帮助我们理解学术本身的概念、句型、信息,我们为什么遗漏,特定的像“be动词“,像“从句”这些固定给出定义的方式我们应该拉出来反复多遍的听,使的我们对它的熟悉度提到一个新的档次。

5.说快了听不清

首先,恐怕我们不能责备托福考试的听力部分太快。事实上,考试中的对话(Conversation)部分是在模拟真实的大学校园生活(campus life),而讲座(Lecture)部分则是在极力模拟大学课堂的教学过程。所以我们很难抱怨托福听力,因为那原本就是我们将要面对的生活。

你所提及的“听不清”是一个特别模糊的表述。譬如其中包括了由于“单词不认识、词组不了解”导致的听不清。这显然不只是一个听力的问题,必须要听背单词和词组才能解决。

“听背”并不是一个故意构造的新奇概念,它是指在背单词时需要通过播放音频来促进记忆,甚至通过播放音频来进行检查和测试(现在几乎所有的单词书都提供这个功能)。对比于“直接用手遮住中文部分来看单词”进行背诵的方法,“听背” 留给自己的反应时间也更短,要求更高。但实际上它的记忆刺激时间更长,也更有利于我们在听力考试中更快更准确地识别出单词。

第二种“听不清”可能是因为特定的发音习惯而导致的。譬如“连读”、“失破”、“浊化”等等。如果你对我所提及的这些语音现象并不很熟悉,那我建议你找一本相对完善的语音学习书籍,了解这些语言现象:了解是“内化语言习惯”的第一步。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每一个同学都会在同样的语音现象里犯一样的错误:找到自己最弱的语音现象是一件需要长期训练的过程。想一想身边的江西人分不清前后鼻音;想一想福建人分不清h和f;想一想湖南人分不清n和l,你就能微笑着理解上面我说的这句话。

我们需要承认,发音等现象是需要反复大量的训练的。尽管道理非常简单,但它几乎不能被一蹴而就:这是为什么我们往往在课程上学习完语音知识后,听得很明白却不会用、或者想不起来要用。你们终于能理解福建人的痛苦了。

对于托福备考来说,我们能做的就是在精听每一个范例材料的同时,留意清楚到底是“哪一个部分出现了哪一个语音现象”自己听得不清楚,好好对它进行反复、多遍、大量的练习。(如果你不清楚什么叫反复多遍,那么我一般会建议我的学生将特定的那一句话第一天听五十遍,第二天听四十遍,第三天听三十遍,一共听五天,最后一天听十遍。这句话之后还应该放在错题本里面,有空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听一听、背一背、想一想。)

*我们其实可以直接拿手机或微信录下特定句子的音频不时地播放:电子学习使我们的学习变得特别的简单,如果在电子时代,你还愿意学习的话。

*我们这里指的听清是每一个词都听清(Crystal clear)。这意味着包括it、of这种小词在听力中出现的时候,你脑子里面也应该是非常清楚地听到(而非猜测到),像珍珠滴在玉盘上面。做不到就反复听,直到做到为止。

第三类听不清是纯粹因为反应速度没到导致的听不清。这里我提到的反应速度没到与智力无关,只与熟练度有关。如果你是这种情况,那么很容易通过听力的加速和减速来辨别,我们可以用软件将音频播放至80%的速度(有很多电脑软件都能做到这一点,比如:Cooledit)。对于这种情况,我们自然是循序渐进,先从能听懂的80%的速度甚至更低开始,然后再逐步地提高。同学们不能提高到100%的速度就停止训练,一般建议加速到120%也能听懂,才能停止。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足够的熟练度,所谓“求上方得中”,切记。

6.有时候明明觉得自己听的很懂,一做题完全懵了。没有把握住出题点吧!还有自以为是的解读文章...

11月4日的考情回忆中,有个小伙伴问到了这个问题,来看解答吧~

你简单地认为托福听力就是听懂和没听懂的差异,其实是一个二分法的过程。事实上我们很难简单地将“听懂的程度”与“分数”直接画上等号,这也就引发了一个非常迷人的话题——就是听力老师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老师首先当然会带着学生去练习,描述一整套练习的方法。这都是在提高听力能力本身,使学生尽可能多的听懂内容。这一点重要但没有争议,按下不谈。

除此之外,老师们也常描述听力的框架、类别、套路来帮助学生尽可能多地、正确地推测没有听懂的部分,以使同学们对听力文本的理解更深刻。在阅读中我们称这个推测的过程为“预读”,同样的我们在听力中称这个推测过程为“预听”。听听力的时候带着框架,以验证的心态来听显然比以发现的心态来听容易的多了。听故事之所以迷人,是因为我们总情不自禁地去思考后面怎么了,在听的过程不断地在验证已有的思考,自然就不容易走神,理解的部分就更深刻。

老师还有第三个作用,就是根据已有的经验促使学生对特定的知识额外的关注。正如我们所反复提及的那样,托福听力是一个标准化的考试,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认定过往的考题尽管不会原样出现,但其对于考点的切入方式应该会一致。老师强调考点的形式可能八仙过海,它既可能是一个单词、词组,也可能是某一个信号词、连接句,亦可能是某种经常被考查的句型。这种对于特定考点的强调尽管很功利,但却无害,老师们无非想要让学生优先学习“最有可能被考查的知识”而已。那些重要但很少被考查的英语知识被我们忍痛割爱了。

7.句子太长了 听到了后边 就忘了前边的内容 并且听不出逻辑结构

其实,你所描述的现象,不止是会出现在听力中——阅读中也完全一样:也就是句子太长,刚读过去后面就忘了前面讲的什么。显然,无论是阅读还是听力,作为“输入”型考试,这一类由于“句型结构不熟悉而导致的需要读两遍、听两遍”的句子,常被称为“二遍句”(其实“二遍句”有可能需要读或听三遍甚至更多才最终搞懂,数字“二”只是命名方便而已)。究其原因,这些句型都属于“在知识上了解但不熟悉、不能运用”引发的后遗症。

知识“从未知到已知”,当然是一个重要的学习过程,同学们对这个过程感知很深(甚至很热衷,想想我们是不是都特别喜欢背诵生词——内心中甚至还偷偷的希望自己能记住几个特别生僻的词汇),这正是因为“从未知到已知”的过程能产生充沛的成就感。

但要把知识“从已知到熟练”也需要大量的学习和训练,这个过程成就感就更少得多,因而同学们往往不愿意去操作(想想看,我们都愿意背诵生词,但我们花了多少时间尝试将背过的生词用到写作/口语之中去呢?)。

麻烦的是,对于阅读和听力这种客观输入型的考试,对语言的要求“不但要求理解正确还要求理解速度”,看来我们免不了专门花时间对于知识“从已知到熟练”进行专项训练。

一个常见的将知识“从已知到熟练”的训练方法是纯粹的刷遍数。譬如,我常会建议同学们每天早上起来要晨读。晨读时,我们要大声朗诵的不是陌生的完全读/听不懂的句子,却是那些阅读时能读/听懂只是没有办法一遍就读/听懂的句子。

晨读时,一般需要大声朗诵同一个句子五十遍左右,大家对这些“二遍句”会有的感受的变化:从

(1)“这是什么鬼,怎么会有人这样说话,实在太别扭了”变成
(2)“其实这样说倒也凑活可以”再变成
(3)“嗯!就该这样说才顺溜,真舒服啊”。

记得每天都要复习才行,只有复习的时候每次第一眼看这句话都直接跃到第三阶段,才说明知识真的开始熟悉起来了。

*尽管收集难句有一定的工作量,但我们很有必要将那些长的、难的、需要听两遍甚至更多才能听懂的句子收集到微信上。

*我知道会有同学抱怨微信转录的录音不清楚,但如果你真的足够熟悉,听的遍数足够多,那么微信录音的清晰度也是足够的(对大脑的刺激也是足够的)。想想看,你会发现我们其实从来不会抱怨微信的中文录音不清楚。

加油练习吧,记得我说的这句话:熟悉老知识与学习新知识一样重要,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话。

另外对于你的问题,就是应该学会根据逻辑关系词来进行预听推测。这一方面能帮助我们正确推测后文的含义(譬如我们在文章里听到“nevertheless”,就能推测出后文的感情色彩与前文并不一致)。另一方面是能建立已听内容的粘连关系,使得我们能够记住已经听过的内容,不至于马上忘掉。只要是客观性的输入型题型,都应该有类似的学习方式,阅读如此,听力也是如此。

8.不知道怎么备考。。还有,买的书太多,太乱,不知道先从哪里开始了

你说不知道“如何备考”以及“买的书太多不知道如何使用”,但显然我没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因为每个同学的基础不同,自然最恰当的备考策略也不同,与其特别宽泛地询问别人一个无差别的备考建议,还不如先从“测试”开始。

测试,是为了了解自身情况、明确学习目标而必备的“先导动作”。很多同学都有畏难的情绪,特别是听力这个单项,一旦发现考试材料比较难、一开始听不懂就不愿意做题测试,总想着“我的水平太低了,还是先从听写开始”(甚至是背单词开始)。这是错误的。

没有人如我们自己一样了解自己,想要制定一个良好的学习计划、知道该如何着手准备考试(如你刚刚所问的那样),必须先了解自己现有的知识图谱与对应缺陷。这种知识缺陷不是想象出来的、自以为是的,而是要真实的、脚踏实地的从测试题中看到的缺陷。

常用的测试材料有很多,比如说官方指南OG、在线测试题TPO、TOPC、PBT等等。如果你不了解这些名词概念,就去Google上搜一搜,其实都是由托福官方给出的针对不同层次的学生的材料,其中前三者是新托福的题目。如果实在觉得太难,就可以采用PBT的题目。

在已经进行完测试后,你就应该对自己的知识缺陷有所了解,单词发音不熟悉就该选择带光盘的听力词汇书(这个我就不再推荐了,俯拾皆是);有特定的题材不熟悉就应该选择分类词汇进行学习(张红岩老师的分类词汇挺出名的可以考虑);如果发现是做题技巧上的问题,可以就着新托福的真题选择《新托福真题详解听力分卷》一书。

真题题目做完之后模拟类的题目也很多,朗文有一些模拟题(材料不难但长度比较超标)、DELTA(题目普遍偏容易)、巴朗(有个别题目出的不规范)。模拟题各有优缺点,把真题做完之后再考虑使用。当然也欢迎你参加我们的培训班。

像听力这种考查硬实力的科目,当然主要是同学们自身的努力,老师更多的是:

1)描述正确的方法
2)构建一些可能的框架
3)找到一些额外的重点”

希望能帮助大家节省一些时间。

9.有时教授的讲座比较口语,会有倒装,或者一个长句子分成了好几节,反应过来需要好几秒即使没有生词。反之,如果是一个很规矩但是很长的从句一般倒是可以听出来。 “Interglacial periods are, typically periods of time between Ice Ages, when the climate warms, and the glacial ice retreats for a time, before things cool off again and another Ice Age begins.”

Interglacial这个单词本身可能略难一些,但正如我在前面的回答中所说的,困难的专有名词并不意味着我们全都需要背下来,因文章中必定有解释,这里明显用be动词做解释。

另外如果你了解词根的知识,应该知道inter- 表示“在……之间”的含义,intercept、interest等等,我就不再多说了。

这句话在理解的时候,可以简单以每一次停顿为间隔去理解每一个意群,事实上在这些意群之间,关于时间的核心概念一直贯穿其中,譬如”Interglacial periods are”中的“periods”, “typically periods of time between Ice Ages”的“time”,”when the climate warms”中的“when”, “the glacial ice retreats for a time”中的“for a time” , “before things cool off again”中的“before”, “another Ice Age begins”中的“begins”,仔细思考一下是否都与时间相关,当你了解这些与时间相关的词之后是否能了解到原句是以时间为中心展开的,这对于我们听懂原句很有帮助。

10.虽然生词可以控制在5个以内,但是总有个别短语听不出来影响长句子的理解。

如果在整个文章只有5个以内的生词,那么单词早已不是你的问题了,个别短语听不出来也可以根据上下文推断得出本句的含义。

你能不能静静想一想,那句你认为由于个别短语没有听出来而影响理解的长句子与上句和下句的关系是什么,是并列么,还是递进、转折、因果、比较、目的等等。

了解到这些关系,是否能够帮助你正确推测那个句子,这是听关系的能力,是正儿八经的听力能力。想想我们跟广东人说话,时常有个别词组不通用,“点解”我们能听得懂呢(你看的出来我又在耍小聪明了)。

当然了,从另一方面来讲,提高词组能力也显得额外必须,试试背诵如下这个材料:ESSENTIAL IDIOMS IN ENGLISH。

11.当一个教授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互动都是自己balabala说时,语速太快就跟不上了

作为一个Lecture的开始部分,教授会跟学生会产生一些互动:这既可能是回顾一下上节课的内容,也可能是尝试理清一下本节课的概念。

既然是互动就有互动的论述中心,作为一个听众,就容易抓住这个中心,把相应的内容听懂。

而当教授进行长篇论述时,尽管他没有跟学生互动,但他在论述这些内容的时候一定在尝试与他的听众互动。

想想为什么我们在讲话的时候有一些观点要举例子而有一些不?为什么我们会在担心听众听不懂或者不赞同我们的时候,举例子、说原因、讲结果、甚至作类比?

这些论证的过程正是作者尝试与听众交流互动的小心思,我们的目标是清楚的听到教授所做的论述过程是什么,当你能清楚的了解他的每一个论述话题,知道他的每一个论述过程,事实上你就已经完成了与教授的互动。

12.我觉得是耳朵对英文敏感的度的问题,在中国的环境下没有天天听英文语言的条件,老师们会觉得同学明明听到了某些关键的词语却没有反应或理解,是因为学生耳朵没有适应英文语言,导致麻木,从而不会让托福语音的内容刺激到耳朵形成思维。解决的方法只有看英文原汁原味的英文电影/视频/电视剧,不管是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口音,如果有条件坚持看youtube一年,托福听力一道题不用做都可以拿25+。

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我既不同意使用英文电影/视频/电视剧来学习英文——特别是复习标准化的考试,也不赞同受过英文刺激一年以上的同学就可以不经训练地听力拿到25分以上。我想你可能把一个相对复杂的事情过分简单化了。

视频的确可以增加观众对于英语的熟悉程度,但泛听对于知识点本身匮乏的同学来说并没有起到应有的知识积累的作用,因为“原本不了解的知识很难因为你多听几遍就变得了解”起来。

而且在托福的备考中,听力部分以校园生活和大学课堂为主,有的放矢地复习托福真题才能使标靶清楚。不要把英语能力和考试分数对立起来——我们只是提倡优先学习更有可能考察的知识而已。

托福考试作为标准化考试,其最可以被利用的特点就是其考点固定,这几乎其实也是唯一可以被研究和归纳的特质。那么以托福的真实考题专门复习就显得更为合适了。另外,也正因为是标准化考试,托福对于知识点的切入方式也十分稳定。熟悉特定切入方式和不熟悉之间,差异巨大。

坊间常有笑话,说即便是美国人(甚至是美国的大学生)也并不能保证托福听力全对,以此来表达托福听力之难。显然,其难点显然不在于听力能力本身,而是不了解托福考题的切入方式。所以专门的练习,甚至专门寻找老师来帮助学习的过程,是尽可能在短的时间里取得高分的好办法。

我们不能简单的抱怨自己没有全英文的语言环境,想想以往绝大部分取得高分的中国学生其实也没有,他们能做到,我们,如果方式得当的话,也应该能做到。 

希望上述问题的解答对你的听力提升有帮助哦!

>>点击查看托福听力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感兴趣的相关文章

  • 托福听力考试中十大问题解决方案

    很过同学在托福听力考试中,常常有一些问题或者是不好的习惯,影响了我们的得分。下面的十大问题,你有没有中枪?赶紧根据解决办法改过来吧。

最新2017托福听力常见问题信息由沪江留学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