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这样绽放自己:一个勇闯世界顶尖商学院女孩的精彩人生(1)

所属专题:美国留学生活  来源:沪江留学网    要点:我就这样绽放自己  
编辑点评: 从1999年读大学到现在,一晃已是十多年,看起来和同辈人一样都经历了读书、工作、结婚等相似的过程,但我深深觉得每个人生活质地的构成与独特经验的积累,其实都来自那些你计划外的事以及你与世界互动中每一步的主动选择:比如去哪里读书,干什么工作,与谁结婚等等。我就这样绽放自己,告诉你一个勇闯世界顶尖商学院女孩的精彩人生。

第一章:迷失异乡,不破不立

来了美国之后,变得越来越容易相信别人,看重承诺,也一直诚实地兑现着自己的诺言。

西方之无罪假定

林达夫妇的《近距离看美国丛书》也许是最佳的西方文化教材。我原先也只是久慕其名,直到来美国前才拿来翻看。看第一章时觉得自己对美国的司法制度应该不会有多大兴趣,结果他写得意味深长,入木三分。尤其是那几章有关著名的辛普森案写得真是惊心动魄:贯穿始末是美国司法制度的“宁可错放一千,不可错杀一个”的思想,在这个高度重视个体价值的国度里,我觉得这种“无罪假定”真是点出了他们价值观的灵魂。

无罪假定是美国宪法中最最根本的初衷,即每个人一开始都假定为无罪,在定罪之前绝对享受一切法律赋予个体的平等的自由和一切权利。美国把剥夺一个人的生命及与此有关的其他权利看成是非常严重的事,所以只要在没有足够的呈堂证据之前,或者在证据无法使平民陪审团通过之前,宁可错放过“罪犯”。一个人在美国被判定死罪,那还真不容易,一定是他的罪证凿凿,实在没什么漏洞可找。

这种对自由的理解和法制的高度完善,使得美国成为一个人与人之间相处不累、交易成本较低的国家:首先,我相信你说的一切,这就是没有反证前的无罪假定思想;其次,我高度尊重你的自由以及你为追求自由采用的所有积极合法的手段;最后,你也是侵犯不了我的,因为我会诉诸法律,强大的法制保障着我个体的权利。

所以刚来的时候总会觉得美国人特别单纯,甚而有点傻。因为他们骨子里不会去无端怀疑什么,总是真诚地相信对方所说的一切。一旦发现有假,那么欺骗的行径便会被人唾弃不止,因为那是对其信任的人的严重亵渎。

俯看芝加哥我刚到芝加哥机场出关时就遇到了惊险一幕。美国入关前要填写表格问询你随身携带了多少钱。我换的美金多于五千,但为了省事,就写了五千。不想出关例行抽查时就挨上了,海关大叔把我的大箱子抬上桌子,看样子要开膛剖肚。这大叔再次问我带的钱是五千吗?还没等我回应,他笑笑说,如果等下发现超过五千,多余的钱按照美国法律就全部没收啦。我一慌,没接口。他和蔼地说,“要不你再看一下,重新填个表,我一会再过来查”。这下我不敢再说慌,一五一十地把精确的钱数写上。他回来翻看了一下箱子,敲了个章,就放我走了。但入关的这件事我一直记得,它让我明白诚实为上,永远是人生的最佳策略。

这从美国学校强调的学术诚实也可见一斑。最初在商学院交作业时,对于平时做个小作业也要签署学校荣誉标准(honor code)一事非常不能理解。美国人反而觉得这些都是严肃的小事,既然你都签过字了,以后如有问题就要拿你全权问责。记得有位美国同学认真阅读了同组中国同学的文章,他变得非常愤怒,大声说这篇文章是对网上文章的剽窃,要去告发。

芝大商学院我在这里遭遇过最有代表性的事件就是办理信用卡。初来时一张白纸,没有信用记录的时候确实不容易办。但某次离境后忘记及时还款,哪怕只是一笔小钱,从此我便有了抹不去的不良记录,重新办卡时任何银行都不再受理我的申请。我只有一个月一个月慢慢地累积我还款的良好记录,重新开始打造形象,改过自新。这份伊始便对你的无条件信任其实是沉甸甸的,分量很重,辜负不得。

反省自己,中国的文化相对较为含蓄世故,所以我们从小多了几分怀疑主义。比如我们常说听话要听出弦外之音,知人知面不知心,日久才见人心等等。以至于老美当面夸赞我时,我总诚惶诚恐,不敢全盘照收,敢情是不是花言巧语啊,让自己别太天真了。这和过去在中国的美国签证官的思维有点像,是“有罪假定”,假定每个来签证的人都肯定是要去美国移民的,所以签证者必须使出十八般武艺来反证和驳倒这个莫须有的罪名。
如果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是首先相信外界是正面的,然后他会不断发现这里或那里有些污点,从而不断成熟;另一种人首先觉得外界是黑暗的,然后他偶尔发现一处两处闪光而会欣喜安慰。我便宁可做第一种人,简单而低成本。来了美国后,变得越来越容易相信别人,看重承诺,也一直诚实地兑现着自己的诺言。

世界是主观的投射之象。相信或是不相信,是一个选择问题。

>>点击查看美国留学生活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22我就这样绽放自己信息由沪江留学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