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这样绽放自己:一个勇闯世界顶尖商学院女孩的精彩人生(2)

所属专题:美国留学生活  来源:沪江留学网    要点:我就这样绽放自己  
编辑点评: 从1999年读大学到现在,一晃已是十多年,看起来和同辈人一样都经历了读书、工作、结婚等相似的过程,但我深深觉得每个人生活质地的构成与独特经验的积累,其实都来自那些你计划外的事以及你与世界互动中每一步的主动选择:比如去哪里读书,干什么工作,与谁结婚等等。我就这样绽放自己,告诉你一个勇闯世界顶尖商学院女孩的精彩人生。

请和陌生人说话——商学院的开场白

西方商学院正式读书前的前戏很多,比如许多商学院在正式开学以前都有一个类似夏令营的活动:让来自五湖四海的学生们自由报名组队,进行为期一至两周的旅行,目的地从爱尔兰到越南,从斐济到伯利兹,不一而足。基本上老外们都非常钟爱险峻地带,特别是中美洲与南美洲。学校的目的无非是让大家在进入商学院前就能尽早地认识一些同学,或者说以一个轻松的心态进入学习。这种夏令营活动应该只专属于商学院,受其较大的招生规模和团队学习方式影响。毕竟,几百人的一届学生要真的全都靠进校学习而认识非常费事,组队旅行应该是最容易的一种交友方式。当然这是一个自愿项目,每年芝大商学院的Random Walk夏令营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新生会参与,年年都几乎爆满。

当年我报名参加的是地处北非的摩洛哥。至于理由,现在想来主要是好奇,从未去过非洲,又是那么一个令人立即联想到卡萨布兰卡的地方。虽然之前已去过不少地方,但摩洛哥之旅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便成了体现商学院教育精神的重要开篇。

首先,参加这种活动需要一点冒险精神,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和十余个不认识的外国人玩一两周是一件那么有趣的事。以我参加的队举例,全队一年级的人数是在14人左右,外加4个二年级学生从暑假实习回来作我们的导游和组织者(许多像这样虽是学校名义的活动,但校方几乎没沾一点手,从联系目的地到组织安排均由学生自行协调。美国学生参与度和体现领导力的机会比比皆是)。报名分组的决定出来后,队长便发出邮件说在芝加哥机场几号几点集合同赴目的地马拉喀什。我这一队中大概美国人占10个左右,余下的有来自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印度、秘鲁、法国等学生,男女大致对半。除了那4个二年级带队的学生彼此认识外,余下的一年级新生几乎谁也不认得谁。飞机场的候机室成为我们第一次在异乡见面寒暄的场所,也是第一次得见同行的诸位旅伴。大家迅速地希望建立起一种友好气氛来,不管是不是真的看对方顺眼,但都要强迫自己能够和这些人在以下的十天内合得来,毕竟旅行是非常考验同伴的默契度和忍受力的,大家也都想给彼此留下一个好的第一印象。

芝大校园其次,这一两周是一次关于西方社交技能的初洗礼,作为来自中国的女生,我便受到了喝酒游戏的冲击。并不是我特别害羞或酒量太小,但老实说,这一点我到现在也不十分理解,为什么西方人那么爱以酒精消磨夜生活。亚洲人的夜生活更多仿佛是唱唱卡拉OK或者吃吃夜宵,而美国人无疑热爱酒吧。如果说我们的友情是靠打牌、卧谈、饭局等形式培养的,那么西方年轻人的友情绝对是靠在无穷多派对里一杯一杯喝出来的。我在第一晚就受到了挑战,外国青年体力普遍都好得惊人,白天已经马不停蹄地走了许多景点,我以为大伙晚上到了旅店就该洗洗睡了,不想二年级学生建议九点后在酒店花园里继续“活动”。所谓“活动”,一会儿出去就明白了便是喝酒。二年级的师兄师姐们买了许多啤酒,还准备了很多杯子。我在摩洛哥的夜色下第一次玩起了Cup Flip(翻杯)游戏。美国人的游戏大多很简单,此游戏即按序盛酒,每个人将倒满酒的杯子放在掌心上,然后迅速翻掌接住,酒要是洒了就要罚。罚酒量会由少到多,杯子也会层层叠加,比赛方式也从一开始的个人到后来组成两队。一开始我觉得甚为无聊,好像只是为了喝酒而喝酒,后来慢慢发觉这是西方文化的一种表现方式。拿着酒杯攀谈是一种放松聊天的形式,实在无话可说也可以时不时就碰下杯,喝上一口,或索性就进入了比喝的状态,不会很尴尬或冷场。当然我不觉得这种方式特别适用于女生,但经历过几个晚上的赛酒后,我觉得作为当代女性,会喝一点酒简直是非常必要的。讨巧而不伤身,男生一般也不会强迫女生喝太多,大多是象征性的,但如果一点也不能喝未免在大家看来,过于矫情和扫兴。

经过头几晚的各种酒令游戏后,大家的友情果然突飞猛进,瞬时对对方的来历与八卦也都略有所知,白天一起旅游也配合得更好。在这些酒令游戏上令我最有感触的就是在这里“混得好”就需要心理上“放得开”以及自己“有料”。老外在追打八卦来了解一个人这一点上,有时和各地的娱记狗仔没什么差别,而且他们在这些游戏阶段不会因为和你生分就不好意思追问,比如你输了就要问答诸如“你做过最冒险的一件事是什么?”“你最惨的时候是什么?”“你为一个爱的人做过最夸张的事是什么?”“你觉得这次旅行到现在为止什么部分你觉得最好?”等等。他们并不想真的为难对方,只是想了解你是怎么样一个人,而我们的文化里很少在和对方不熟的时候以这些私人问题来问询。我反而觉得某种程度上,这些问题虽然隐私,但却真的反映内核,而且需要平素很多对自己的思考才能回答得出。所以如果一时回答不上,就请喝酒吧!

其中有一个夜晚我们完全处于露天社交模式。那一天下午我们要骑着骆驼穿越撒哈拉沙漠,但可能在方向把握上出了点问题,到了晚上未能走出沙漠。大家骑了很长时间骆驼后大腿都非常疼痛,此时还必须要在沙漠里搭篷过夜。没有什么干粮,炎炎夏日里也不能洗澡,男生们都非常绅士地把有限的水尽量多地给了女生。草草用膳后,大家就席地躺下,对着星空开始海阔天空地神聊,从电影明星聊到外交政策,撒哈拉的星空离我们的距离仿佛真的伸手可及。就那样,我们十几个人围坐着一圈,谈着谈着,迷迷糊糊地在沙漠上过了一宿,头一次发觉用英文和陌生人可以说上那么多话。

如今摩洛哥的风景和美食我只能回忆起一二,但那次旅行最终让我与几位外国同学结下深厚的情谊,友情远远超过了我日后在正式商学院学习时结交的外国朋友,正如某一位老外好友说的,“那怎么能一样,我们是一起过过夜的喔!”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机会并不常有,它逼着我走出自己的条条框框,主动而勇敢地融进一个新秩序。

>>点击查看美国留学生活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22我就这样绽放自己信息由沪江留学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